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钻石王牌之青道王者 > 159加更
  “至于多厉害……我对他的数据记得不多。”

  泽村的关注点歪掉了:“都是你的偶像了,你怎么能记不住呢?”

  “……我这人就是这么不专一?”陈心说归说,还是认认真真的想了想,这才从记忆深处搜出了点数据来:“高中的时候74局162k算不算?”(取材自现实,这人后来做野手去了)

  泽村瞪大了眼!!这是什么魔鬼数据啊?不过他表示怀疑:“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陈心给了个白眼:“当然是真的。”

  又再次强调:“那可是我的偶像。”

  泽村一想还真是,陈心都那么强,他的偶像肯定更强的吧?

  猫猫眼都冒了出来,兴奋了起来:“还有呢还有呢?”

  “高三的时候一分没丢算不算?!”

  “算算!!还有呢还有呢?!”

  “二十岁就站上了最高殿堂的先**值算不算?”

  “算算算!!算算!!这样的投手,为什么会这样啊?”

  对啊,我是,么?

  那是季后赛、十月的比赛。

  主场。

  十月、中部城市难得的温暖天气。

  球场坐满了人,大多是主队的球迷,零星夹杂着一些对手的球迷,但那根本就不够看,全然淹没在了黑色的旗帜当中。

  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陈心所在球队的年度最新人、甚至身上已经有了未来王牌投手的影子,扛起了这次的先发。

  也不知道是不是首次面对这种规模的比赛,整个赛季都表现的非常好的新人,似乎在这次的比赛当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或许这么说也不太准确,毕竟那天打线很神奇,第一局上来就是大比分领先,所以他登板的时候优势非常的明显,这种情形,紧张度应该不会夸张到哪里去才对的吧?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一记捕手没有能够挡住的爆投之后,他整个人就崩掉了。

  接下去就是连续的保送……

  泽村听了之后整个人都有些傻了:“可是、才丢了四分啊,之前领先两分,他还可以再继续尝试一下啊?”

  陈心侧头看他:“这是球队之间的比赛,他还有队友,甚至说~这是整个城市的一场比赛,四个包送,四分,足够了。”

  他明白泽村的意思,因为泽村当时被换下来的时候一定也是很不甘心的,他也想要再尝试一下也想要再试试看能不能再继续的证明自己。可是片冈监督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所以听了这人故事就特别的能够感同身受。

  如果尝试一下……就能够不一样了呢?

  陈心回头继续玩游戏,边玩边说:“我觉得当时那种情况下,他就算继续投球也是一样的结果,而且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比赛,凭什么让他一个人在上面做测试呢?”

  泽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不是你的偶像吗?你怎么……”

  “怎么会觉得他不继续投下去比较好一些?”陈心这晚上其实都很温和,但现在说出来的话,却有些不近人情:“虽然我是很赞成一些球队在非窗口期的时候用比赛来养未来的球员,但季后赛还是算了吧,个人利益还得往后放。职棒就是很矛盾的地方,一方面这是一个一切讲究金钱,人情不算什么的地方,但是在某些时候金钱似乎也不那么重要,反而更注重集体的……荣誉?不过不管怎么说,他和你现在的情况不太一样。”

  接着又继续说:“我后来还去特意了解过他的情况,他当时其实更像是爆投之后觉得无法接受这种场面会被那么多人同时看到现场的球迷,包括电视机之前的球迷之类的。”

  泽村歪了下脑袋,更疑惑了:“这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吗?”

  他是真的理解不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投手患上投球失忆症呢?

  “对啊,一点儿也不严重,谁还不会有爆投的时候呢?我们野手还有爆传呢对不对?但是说起来轻松,在当下这个事情对他的影响就很大,这才造成了后续那么多的麻烦。”说到这里陈心的话题一转:“总之这种事情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对了,你呢?你之前比赛第一颗爆投那会儿在想些什么?”

  说到底,这才是他今天把泽村拉过来玩游戏的目的。

  开导有、安抚有,但更重要的还是找出根结来。他不是什么心理学家,但是也有着自己的一些打算,不管能不能帮到泽村,总该还是要试一试的。

  就算不成功,让他心下放松点,不要一直蹲在那件事情上也是可以的。

  “当时在想什么?”泽村抓了抓头发:“大概就是觉得自己很差劲吧,根本没有办法和别人去比吧。”

  “别人?降谷吗?”

  “……”

  陈心打了个哈哈:“这不重要哈哈,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类型的投手好不好,有什么好比的~”

  泽村很坚持:“王牌只有一个。”

  “王牌?王牌可以有很多啊,一个王牌能一年先发一百多场比赛吗?想什么呢你。哎呀,不说这个了,反正事情都发生了,解决了就好了”

  泽村现在心态很放松,甚至觉得陈心一定能够把自己办到,毕竟对方的偶像就是这样的!!“怎么办?”

  “不知道!”

  泽村猛点头:“好的,不知道,我们就……”

  “??”

  “不知道?!”

  “对啊!”陈心说的理所当然:“我又不是投手,我怎么会知道怎么办?”

  泽村傻眼了!他还以为陈心说了那么多,一定是有办法能够帮自己的呢:“那……那怎么办啊?”

  这简直是魔鬼循环。

  泽村不死心,又问:“那你的偶像呢?后来怎么好的呀?”

  肯定是好了的呀,总不能还是新人的时候直接就失忆症了,然后还能被称为偶像的吧?

  陈心摊了摊手,理所当然的说:“他啊,后来做野手去了啊,超猛的,攻守俱佳来着,外野直传本垒超强的哈哈哈哈哈!毕竟是投手出身嘛,球速也在,肩膀更是没话说。”

  听了这个话,这几天一直都形容麻木的泽村终于是蹦了起来,整个人都抓狂了:“那你说这个做什么,我才不要去做野手。”

  陈心被他给逗乐了,半晌才打了个响指,说:“不过在他退役之后,又能重新投球了。”

  泽村更抓狂了:“都退役了,再投也没用了。”

  陈心瞟了他一眼,慢悠悠的说:“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再重新以投手的身份回来呢?”

  泽村愣了愣,整个人陡然放松了下来:“我能好的对不对?!能好的对不对?!”

  陈心笑眯眯的说:“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