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推理小说作家的公寓生活 > 第二百一十章 情人节作战计划(一)
  阿泰倒地的时候,小剧场这边,曾小贤的话剧还在继续。

  “变形金刚,随时变形状~变形金刚,随时变形状~”曾小贤用跑调的嗓音不停地唱着。

  此时的观众席上只剩下关谷和胡一菲两个人了,胡一菲的脸上还留下了刚才激战过的痕迹。

  “汽车人!变形金刚,随时变形状~”

  “啊!!!”

  披头散发的胡一菲大吼一声,起身大步上台:“我再也受不了啦!”

  “曾小贤,你赢了,行了吧,我认输,我昨天不应该让你来看我的戏的。”胡一菲喘息道。

  “谢谢你,胡一菲同志。”曾小贤乐道,好不容易让胡一菲认输一次,他心满意足。

  “我承认,好朋友要说实话的,对于你的演出,我想不出一句好话来形容,很烂,烂到无以复加。”

  “那关谷的油画模特呢?”曾小贤乘胜追击。

  “很丑,丑到无法形容。”

  “纳尼(什么)?”躺枪的关谷站起身来。

  “Yes,我赢了,我终于赢了!”曾小贤欢呼道:“你们知道我接下来要演什么吗?第十一章!呕……”

  曾小贤再起不能,他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的话剧了,要不是一股胜利的**支撑着他,可能早就不行了。

  ……

  二月十二日,情人节将至。

  3601。

  陆展博拿着笔记本,趴在茶几上写着什么,口中小声念道:我,就是徐志摩。

  胡一菲提着大包小包急匆匆地推门进来,冲进厨房。

  见她突然进来,陆展博一惊,慌忙堵住笔记本,惊叫道:“姐?你来这儿做什么啊?”

  “啊……”胡一菲没注意他的动作,思索一会儿才道:“噢,我们套间的煤气灶坏了,所以我才来这的。”

  (胡一菲:好吧,是因为羽墨嫌我做不好,还浪费煤气,就把我赶出来了。)

  把东西扔在厨房,回到客厅,看到了他捂住的笔记本,疑惑道:“你在干嘛?”

  “我在……”陆展博急中生智:“写博客。”

  “纸上也能写博客?”

  “嘿嘿,我这不是省电嘛。”陆展博干笑一声。

  (陆展博:其实我是在写诗,这是我为宛瑜准备的情人节礼物,这首诗有一个荡气回肠的名字——孤独的根号三。)

  他刚刚做了什么,其实胡一菲并不在意,关键是接下来要做什么,于是她问道:“马上就是情人节了,你有没有什么作战计划?”

  对于自己老弟的私生活,胡一菲可是异常关注的,毕竟他们的家族,需要陆展博来延续。

  “什么作战计划?”陆展博疑惑不解。

  “别装了,上次你为了宛瑜挺身而出,傻子都看得出来,你已经带球突入禁区,就差临门一脚了。”

  说完,胡一菲大大咧咧地一拍胸口:“追女生我有经验,情人节就是个送礼物表白的好机会啊。”

  陆展博凝重地看着她:“追女生你也有经验啊?”

  “你管我。”胡一菲横了他一眼:“你必须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出正确的事情,才能够大获全胜。”

  刚说到这,曾小贤恰好推门进来,喜滋滋地问道:“什么大获全胜啊?”

  陆展博看到乐呵呵的曾小贤:“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

  “嘿嘿!”曾小贤挤开陆展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陆展博赶紧把桌上的笔记本放在屁股旁边。

  之后就听曾小贤说道:“你们猜怎么着,我马上就要成为住户委员会的主席啦!”

  “主席?”陆展博皱起眉头:“那又怎么样?”

  曾小贤摆出一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样子,一本正经严肃道:“那样我就可以为大家更好地服务。”

  胡一菲眯起眼睛:“这话说出来,你自己相信吗?”

  “当然信啊,我是谁,贤哥哎。”

  (曾小贤:其实住户委员会主席享有一个免费停车位。

  而后他掏出一张带相框的大头照,美滋滋道:还可以把照片挂在公寓大堂里,哈哈哈哈。)

  胡一菲最见不得他这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了,尤其是话剧那天之后,当即泼冷水道:“慢着,曾小贤,成为主席,就没有什么条件吗?”

  曾小贤则是不慌不忙回答道:“当然,明天我就会接到认为了,住户委员会主席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当上的。”

  说完还冲胡一菲挤了挤眼睛。

  胡一菲见状,活动了一下手指,面无表情道:“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啊。”

  曾小贤打了个寒颤,急忙转移话题道:“对了,你们刚刚说的大获全胜到底是什么意思?”

  胡一菲双手抱胸,翻翻白眼道:“我们谈什么,关你什么事,我要忙我的事情了。”

  说完,胡一菲便不再搭理曾小贤,一转身,袅袅婷婷向厨房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曾小贤悄悄问陆展博:“你姐做什么去了?”

  陆展博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好奇心一旦生出来,那心里就是止不住的痒啊。

  陆展博无动于衷,于是曾小贤便死皮赖脸地跟到了厨房,看到胡一菲从袋子里掏出一包包的不明物质。

  先是黑的、白的、黄的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能吃的东西。

  “噫~”曾小贤嫌弃道:“一菲,你这是做的什么啊。”

  胡一菲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这是巧克力啊,看不出来吗?”

  曾小贤面色微变,顿时沉默了。

  “巧克力?”林宛瑜伸着懒腰,从楼上走下来,正好听见了她的话:“是给沈公子做的吗?”

  “是啊,我这几天一直在练习。”

  “哇哦!好浪漫啊!”林宛瑜双手合十,露出一副向往的神色。

  曾小贤则是拆台道:“得了吧,她做的东西,就算吃不死,那也得要半条命。”

  而后看看前几份惨不忍睹的成品,又冲胡一菲阴阳怪气:“一菲,沈公子到底是怎么得罪你了,你竟然如此迫不及待地置他于死地?”

  “曾小贤!!!你皮又痒痒了?!”

  胡一菲大怒吼道。

  见她眼中的怒火都快要把眉毛点着了,曾小贤见势不妙,赶紧甩下一句“拜拜,再见”,溜出了3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