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横推诡异世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寻找残念
  女童久久没有言语。

  心缘一眼便看出了她的真形,这哪是什么灵魂,而是一道残念。

  “你有何事,尽可说来。”

  “话说在前头,说归说,我能不能帮你,咱们另算。”他并没有因为可怜她,而贸然许诺什么。

  在这儿地方,小心一些是应该的。

  “帮我一个忙。”女童的声音不复先前的声嘶力竭,神色平静下来。

  “好处。”

  心缘的意思很简单,想让他帮忙可以,但是得有报酬。

  别看他是和尚。

  谁说和尚就得无偿帮人做事?

  有偿的,心缘舒坦,女童也舒坦。

  若是心缘无偿帮忙,怕不得女童心里还不放心呢。

  “简单,你不是想将我的尸身复原吗?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我便将尸身复原,待我这一缕残念消失,这尸身自当听从你的号令。”

  “也省去你不少养尸之功。”女童说着,完全不像是一个孩子能说出来的话。

  言语之间,似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心缘沉默了稍许。

  低着头,抬眼说道:“养尸不费力。”

  “可是寻尸费力。”

  女童脸上露出了笑容。

  心缘不得不承认,这话被女童说到他心坎去了。

  学会尸魁三法中的“养尸”之法,并不难,难就难在寻尸这一环节。

  一开始他以为这女童已死,便将她的尸身留下,打算缝合好她的头颅,临时用一下。

  可现在女童这么说,心缘的内心却是动心了。

  假扮钱霸,是个危险的活。

  一个小细节的疏忽,就能让他身死道消!

  这地方,若说遍地是中五境修士有点夸张,可若是说尸魁门的长老全是中五境修士,可是一点不假!

  所以说,他假扮钱霸,必须没有一丝破绽!

  “我问你个问题。”心缘的话语忽然响起。

  女童诧异的看着低头沉思的心缘,满是疑惑的问道,“你想问我些什么?”

  她是真想不到,眼前假扮钱霸的人到底要问她些什么。

  “你是怎么看出我的假扮的。”心缘缓缓抬起头,随之而来,便是属于破障境圆满修士的恐怖压力。

  女童感受到了这股气息却是不怕。

  “你问这个啊?简单。”

  “因为你不是‘钱霸’。”

  她的话中通露出一丝不屑。

  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

  就像是某一行业的大师,见到刚入这行学徒的粗糙手艺一样。

  那是一种不在一个层次的不屑一顾。

  “此话怎讲?”他见女童这般模样,却没有生气,并没有因为女童仅剩一丝残念就去胁迫她,而是虚心求教起来。

  “这还不简单,我看你的小动作,表情,都是与钱霸相似,可你不是‘钱霸’。”

  “因为......”

  “你没有钱霸的‘恶’。”

  女童说起钱霸,神色间不由得有些严肃。

  “恶?”心缘眯着眼,认真的听着。

  “没错,钱霸的恶,与别人不同。”

  “一般人的恶,不过是男盗女娼,便是欺男霸女,要么偷奸耍滑,作奸犯科。”

  “而钱霸,是一举一动都带着恶。”

  “他会因为路边的咯了脚的石子而虐杀一旁的豆腐店的老板;他会因为有人无意间碰了他的肩膀,而将对面的身体活活吞食;他甚至会因为有人对他笑,而杀了对方全家。”

  “你,能做到吗?”

  女童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神色之间充满恶趣味。

  “做不到。”心缘摇了摇头。

  他的确做不到,这种恶,确实是他想不到的。

  这是一种没有逻辑的恶。

  “我可以帮你。”

  “我不想杀无辜的人。”

  见他如此回答,女童蓦然一笑,“杀人你比我在行,别急着否认,我的眼光不会错。”

  “可是瞒天过海,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说到最后,女童放生大笑,又戛然而止。

  她的目光深邃,眼神没有离开过心缘。

  “你想学吗?”

  心缘沉默稍许,“想学。”

  “帮我夺回我的其余残念。”

  “你还有其她的残念?”心缘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女童竟然还有其她残念存于世间。

  “自然是有的。”

  “钱霸将我虐杀,并把我的残念藏在了明尸城之中,帮我找到,我便教你,如何瞒天过海!让你所扮的钱霸骗过所有人!”

  心缘思索了一会儿,缓缓的点头,表示答应了这事。

  她嘿嘿一乐,“如此甚好,现在我便暂时屈尊在你的背后吧。”

  说罢,头颅口中一喝,一道诡异的尸符出现在头颅的额头之中,幽光大冒,一转眼,头颅便出现在尸身之上。

  没有一丝缝合的痕迹,明明被心缘摘掉了的女童头颅,就这么复原了。

  “若不是我正值破关之时,又因功法的特殊性而陷入虚弱期,岂能落在那小贼之手!”

  “如若在我全胜时期,就算是他爷爷也不敢在我面前放肆!”

  女童声音中带着愤恨,显然是对钱谷爷孙俩怨恨至极!

  “其余残念在哪?”心缘见她生前修为似是很高,连钱谷都不放在眼里,心中一惊,却是没提。

  无论生前修为再高,现在就剩残念的她,实力也百不足一了。

  任她有天大的本领,也用不出一分。

  “不知道。”女童摇了摇头。

  “不知道?那怎么找?”他一听女童这么说,眉头紧皱,“整个明尸城这么大,想要找到你的残念谈何容易?”

  “别急,我不知道在哪,但是可以感知到其余残念的大概位置。”她见心缘有些急,声音不急不缓,趴在心缘的背后笑着说道。

  见心缘不答话,她也懒得逗心缘,不再耽搁,开口道,“三股残念,分别在西北方,北方以及东北方向。”

  “西北方,北方,东北方向......”心缘喃喃一句,眼睛似是能透过虚空看到远处。

  “这里离东北方向的残念近些,去看看。”女童开始指挥起心缘。

  心缘没在意,回了一句知道了,将房屋收拾了一下,沿着周边的胡同向东北方向钻去。

  越往东北方向走,一股远方吹来的腥臭便月浓厚。

  不是人的味道。

  反倒有点像牲畜的。

  带着疑问,心缘沿途走去。

  “吧唧。”

  不知不觉,他一脚踩在了血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