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其它小说 > 病娇宿主是个恋爱脑 > 第239章 血族陛下和她的学霸人类(77)
  浦梦槐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有门!

  殷莺眼睛一亮,继续坚持道:“浦梦槐!”

  那个僵硬的身影微微一晃。

  殷莺再接再厉:“浦梦槐!梦主!”

  “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此话一出,浦梦槐的身体明显地一颤。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这是三个哲学问题,如果要认真讨论,足足可以研究三天三夜。

  可对于现在的浦梦槐来说,她只要露出一点儿不情愿或者身不由己的感觉来,殷莺就有把握把她唤醒。

  “我、是、谁?”

  浦梦槐喃喃自语。她高举的双手微微松了松,话语间带着满满的茫然。

  殷莺继续循循善诱:“你记得你的名字吗?你知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一把最后一个问题问出来,就心知不好。

  浦梦槐本来已经杀意渐消的眼睛看着殷莺,越来越浓郁的杀意燃烧起来,放松的双手再一次举高。

  “你是——我要杀的人!”

  她声音猛地一高,在此之前,意识到不妙的殷莺已经灵巧地一闪,往又后方的祁连山脉深处走去!

  虽然米契尔手中的地图只是惊鸿一瞥,和该记住的都已经记得差不多,按照哨所所在的方向,殷莺快速奔跑着。

  茂密的山林之中,两道身影如同鬼魅又如同山中精怪,一前一后地紧紧胶着。

  殷莺在树梢跳跃,长腿时不时掠过树梢,潮湿的水汽沾湿了皮肤,阳光扫过,她的影子在斑驳树荫下跳跃。

  浦梦槐紧随其后。

  殷莺往前跑出百米,心中意识到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这么一个跑一个追的,只会消耗体力,直到她们两个的其中一个力竭。

  殷莺对自己的体力不是很有信心。

  她一向很有自知之明,从前的缺损是不可弥补的,就算是现在她的身体大好,再也不用迎风咯血,可如果真的要比耐力,那是绝对比不过的。即使是现在的招式,殷莺也偏向于一招破敌,不去拖延时间。

  她需要一个契机。

  殷莺眉头微皱,眼睛四处流转,寻找着合适的机会。

  断崖?

  不行,太危险了。

  祁连山高达百尺,几乎高耸入云,她对吸血鬼的跳跃能力又没什么数,万一赔了夫人又折兵怎么办?

  别忘了,她的目的不是把浦梦槐杀死,而是唤醒她的意识,得到她想知道的答案。

  排除。

  那还有什么?

  殷莺小腿发力,往上跳起。她本就在百年大树的树梢,现在一跳,更是一览众山小。

  一个破旧的小屋子!

  殷莺眼前一亮,当即就往那个小屋子的方向跑去。

  这间小屋子果真“破败”,只剩下四壁的屋子顶上,铺着已经发霉的零星稻草,墙壁也是泥土和着草木枝干砌的,殷莺落地的时候,都感觉到了地面上堆积的枯枝败叶往下一陷。

  殷莺眉头微跳。

  现在不是嫌弃的时候,她迅速打量着屋子里的环境,判断出这应该是很久以前猎户的小屋。

  殷莺心里灵光一闪。

  猎户。

  这听起来就是最底层最普通的平民百姓,不管是和将军之女还是贵妃娘娘都八竿子打不着。

  可就是这么巧,上辈子的她曾经来到过这样一间小屋子,不过那个时候她身边的不是虎视眈眈的浦梦槐,而是两心相悦的爱人。

  那时候她还很年轻,没什么江湖经验,前前后后都是裴远在忙。

  怕她觉得无趣,他一边忙,还一边讲一些小故事小常识。比如说猎户的小木屋中会放着不易腐坏的干粮,柴火,再比如说,为了预防山间的野兽,小木屋中还会设置陷阱。

  这么想着,殷莺若有所思地踩了踩刚刚落地的那处,果然,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一点儿机关相撞的声响。

  猎户的屋子里不可能有过于精巧的机关,按照殷莺的推测,这个机关的作用应该仅限于困住猎物,或许是一个地窖。

  既然如此,开启机关也不算难。殷莺轻轻剥开了那层枯枝败叶,露出了有些肮脏斑驳的地面。

  殷莺又情不自禁地嘴角一抽。

  她不是嫌脏,只是……

  算了她承认吧。

  不过嫌弃归嫌弃,为了浦梦槐,她还是蹲下去,伸手探向这一块地砖。

  地砖之间的裂隙很大,想着反正自己的手也脏了,那就不能白费。她顺着那缝隙细细一摸,果真摸到了一处机关。这机关卡着一根细细的木棍,一摸就发出了嘎吱的轻响。

  殷莺把这根木棍轻巧而快速地掏出来,然后快速地把这一块地面恢复原样。

  她刚刚的前车之鉴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个机关的可行性,殷莺快速地站起来,无声无息地闪身到门后。

  “擦。”

  很小的一声,浦梦槐来了。

  这间小木屋并不隐蔽,有了殷莺的带路,浦梦槐的到来顺理成章。她也像吸血鬼一样,拥有极高的弹跳能力,与她人类的身份并不相符。

  殷莺凝神,更加专注地听着动静。

  浦梦槐还是很警惕的,在进入之前小心谨慎地往里丢了一块石头,可殷莺刚刚那一动看似随意,却是用了巧劲儿的,像是这样轻飘飘的物件,便不会把机关暴露出来。

  这也是裴远教她的小妙招。

  浦梦槐走进来了。

  殷莺紧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浦梦槐的五官还是那个五官,甚至眼角处那个希尔撒留下的伤疤也与之前一般无二,可到底是有些不一样的。

  她来了。

  “噗嗤。”

  脚步落下的同时,那个地洞刷地打开,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股腐臭味,与此同时,浦梦槐反应不及,掉入其中。

  “砰!”

  一声重物落地声重重响起,原来是那扇充做掩饰的木板终于支撑不住,掉了下去。

  浦梦槐一觉得脚下一空,立即反应过来有诈。她本来功力高深又聪明,身体刚刚往下一沉,便迅速自救。

  这是个不算深的洞,挖洞的人技术本不算好,可积年累月的泥沙帮助他完成了洞壁的润滑,一时竟然找不到一个落脚点。

  就在浦梦槐打算落地之后再一跃而起的时候,殷莺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