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太太请披好你马甲 > 590他认识她更早
  陆清猗还是太瘦了,瘦得他看着就觉得特别的心疼。

  “许博言,我感觉我会变胖很多。”

  陆清猗摸了摸自己的脸,郁闷的说道。

  脸上多了很多的肉,这是以前从来就没有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生完孩子之后就变胖了,夫妻之间的关系也因为这个问题而破裂了。

  许博言:“胖点好,肉多。”

  “阮清扬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陆清猗换了一个问题。

  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了,到处都有着疑点。

  “已经有一点点线索了,相信很快的。”

  许博言轻轻的揉了揉陆清猗的脑袋说道。

  时间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哪怕技术再厉害,查起来也很难的,毕竟关于阮清扬的资料本来就是很难查的。

  “嗯,好。”

  陆清猗点了点头说道。

  她摸了摸自己肚子,已经有一点微微隆起的感觉了。

  她期待着孩子的出生。

  姚美淑说过,她的出生没有人期待。

  可是啊,姚美淑不知道,她的出生也是有人在期待的,至少阮清扬是期待的,如果不期待也不会想着让她出生的。

  如果陆墨海知道,他也会期待她的出生的。

  她的孩子出生之后,她一定要告诉ta,ta的出生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都在期待着。

  “我们的孩子,肯定是最好的。”

  许博言蹲下身子,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陆清猗的肚子,声音满是宠溺感。

  他许博言和陆清猗的孩子,自然会是最好的。

  ——

  李熙怡和江程远约在了陆知舟的店,李熙怡已经坐在店里很久了,江程远还没有到。

  李熙怡也是到了店里面之后才给江程远发信息的。

  “熙怡,真没有想到你和程远是认识的,还有那么一段。”

  陆知舟把餐具端了上来,缓缓的开口说道。

  她和江程远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和许博言那几个兄弟也是一样的,从小就认识,但是熟不熟又是另外一回事。

  江程远挺好一个人。

  因为陆清猗的缘故,陆知舟和李熙怡也熟了很多,两个人平时也有些话题聊。

  “我从小在京都长大,后来就很少回京都了。”

  李熙怡微微一笑,她缓缓的开口说道。

  因为这里有她最美好的记忆,也深藏着她最爱的人。哪怕江程远不在京都了,可是她也不想触碰这里的回忆。

  如果不是因为陆清猗,她现在就不会在京都。

  “年少的喜欢是懵懂的,也是最深刻的,你们在一起肯定会很甜。”

  陆知舟说完这句话就去忙别的事情了,她觉得李熙怡和江程远就真的是挺般配的。

  江程远人很好,懂得照顾人,性格也好,李熙怡性格风风火火的,两个人在一起也蛮般配的,一定可以长长久久的。

  少年时期的喜欢虽然是很懵懂的,但是真的会是最美好的一段喜欢,不掺杂任何的物质在里面。

  步入社会之后,要考虑的东西就会很多,爱情不是面包不可以填饱肚子,物质才是面包可以填饱肚子。

  好在他们这些人都不缺钱,所以不需要考虑别的,只需要考虑爱与不爱就行了。

  李熙怡微微一笑,她也希望是这样的。

  “熙怡。”

  江程远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花,他把花递给李熙怡,脸上的笑容温温柔柔的。

  看着李熙怡的目光是有宠溺的。

  “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玫瑰,但是我觉得玫瑰和你如今的气质很般配。”

  江程远说着,李熙怡抱着玫瑰,玫瑰把她的脸衬得特别的红艳,更为她增添了一丝妩媚感。

  时隔多年,他不知道李熙怡的爱好有没有改变,以前的李熙怡喜欢玫瑰,不知道现在的李熙怡还喜不喜欢玫瑰。

  “谢谢。”

  李熙怡忽然就笑了,脸上满是幸福甜蜜的微笑。

  花很美,也是她最喜欢的花。她以前喜欢玫瑰,现在也还喜欢玫瑰,其实她很多喜欢的东西都没有改变。

  以前喜欢江程远,现在的她依旧喜欢江程远。

  “熙怡,你现在考虑得怎么样了?”

  江程远坐下,他认真的看着李熙怡,眸子里面满满的都是认真。

  他在期待着她的回答,他希望他心里想着的可以实现。

  喜欢李熙怡,不是一时的事情,而是很早以前的事情。

  李熙怡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高一那年你爬墙,被学生会给抓住了,那个抓你的人就是我。”

  江程远目光清澈,他缓缓的开口说道,眸子里面满是认真。

  可能是因为圈子的问题吧,身边都是那些大家闺秀类型的女孩子,陆知舟类型的很多,身边都围绕着这种女孩子。

  初次见到李熙怡的时候,他才知道女孩子也是有如此……的一面,似乎有点可爱。

  所以李熙怡的样子他就牢牢的记在了心里面,后来又见过很多次,他觉得自己看见李熙怡的时候和见到别的女孩子不一样。

  心跳会加速,后来他才明白那是喜欢。

  “卧槽……”

  李熙怡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江程远,忍不住爆了粗口。

  原来江程远认识她,比她认识他更早。

  还有,她那个时候的窘态居然被江程远看得透透的了,想到后来在姜程远面前故作淑女,她就想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

  “那个人我记了很久,可惜不知道长什么样,原来是你。”

  李熙怡看着江程远,咬着牙说道。

  她从来不是什么爱学习的好学生,她爬过挺多次的墙,从来没有被抓过,没有想到那次被抓包了,她为此还郁闷了好多天。

  要不是那天的江程远戴着口罩,她怎么可能认不出见过程远来呢?

  “我感冒了,所以……”

  江程远解释起来。

  “救你其实不是刚好路过,而是我突发奇想的想知道你家在哪里。”

  江程远看着李熙怡,缓缓的开口说道。

  当时的李熙怡一直认为他是路人,是见不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好人,实则他是一个跟踪狂,他一直跟在李熙怡的后面。

  李熙怡看着江程远,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也是,她还能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