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武神 > 第八百五十一章 地衣蝉蜕
  “哼,好大的架子!”

  “不知所谓,竟然让我们在这里等如此之久!”

  “乌仙子,依我之见,不必等了!”

  “这位道友所言不错,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继续等下去,就怕错过时机啊!”

  万仙谷外,一片隐秘山林的暗影中,七八道形色各异的身影相聚一处,言语间已是颇多不耐烦之意。

  显然,久等不至,他们都有些不耐烦了!

  “诸位稍安勿躁,他一定会来!”

  乌若兰面带温婉笑容,心中却暗暗苦笑不已。

  并非这些人连这点耐心都没有,而是身为圣阶中的绝顶强者,哪一个不是心性非凡?

  也正因此,高傲如这些因为同一个目的而相聚一堂的强者,才会因为一个久等不至之人,而觉得受到了轻视。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在乌若兰的计划中,陆川乃是极为重要的一环,虽然她没有说谎,却也没有全盘托出。

  虽然不至于少了陆川,计划便无法进行,可终究会多出不少变数,乃至凶险。

  而在此女心里,若陆川不现身,乃至改变了主意,她甚至会考虑放弃此行计划,另做筹谋。

  好在,陆川并未让她失望。

  嗡!

  不多时,乌若兰手中,一枚硬币大小,通体灰扑扑,却隐有玉色包浆的宝石,蓦然闪过淡淡的暗金色。

  “来了!”

  乌若兰美眸一亮,当即释放神念查看,确定是陆川传讯之后,便将自身所在告知,并且让众人稍作等候。

  果不其然,短短片刻之后,便有一道若隐若现的气息,出现在离藏身之所不远的地方。

  在对过暗号之后,那气息骤然敛去,再出现时,已然来到近前。

  这一刻,无论此前存了怎样心思,亦或修为高低,无不是微微变色。

  “让诸位久等了!”

  陆川拱手,略作见礼,没有过于热忱,也没有显得生人勿近,一切显得自然而得体。

  但即便如此,还是让在场众圣阶强者心生忌惮之意。

  毕竟,他刚刚显露出气息之时,已经离此间很近,甚至有可能故意显露才被发现。

  若是选择的偷袭的话,虽然未必能够一击奏功,却也能占据不小优势。

  “时间刚刚好!”

  乌若兰微微一笑,并未因为陆川来迟有所怨言,甚至巧妙的将众人心中的不满压下,递给他一样仿若玉石雕琢的小巧无视。

  “此物名曰地衣蝉蜕,可以改变你的气息,并且遮掩自身修为,有此物在,我们才能伪装成灵仙一族,进入万仙谷深处的禁地之中!”

  “嗯!”

  陆川点点头,当即便用乌若兰传来的方法,催动玉雕。

  嗡!

  但见玉黄色毫光微闪,玉雕好似活了过来一般,化作层层涟漪涌动,须臾覆盖了陆川全身,旋即便敛去不见。

  陆川略作感受,发现此宝仿佛介乎虚实之间,竟是触碰不到,偏偏在感知中若隐若现,端的是神异非常。

  以他的眼界阅历,自然看的出来,其余人或异族强者,无一不是佩戴了此宝,遮掩了自身气机。

  只不过,发现是一回事,却无法看透其内详情。

  不仅其气息与虫族别无二致,就连修为都内敛成了普通王级,没有丝毫出奇之处。

  也正因此,陆川在暗中观察了好一会,才从乌若兰身上得到了确定,若非早有约定,怕是真的会误以为这些都是虫族强者。

  以他堪比洞天大能的神念,都发现不了端倪,足可见此宝之不凡。

  当然,也能看出乌若兰的准备极为充分。

  如此重宝可不多见,而一下便拿出近十件,即便只是一次性宝物,也弥足珍贵了。

  陆川并未深究,也没有与其余人或异族强者争锋的念头,静静立于一旁。

  乌若兰暗松了一口气,心下也是颇为忐忑。

  毕竟,凑齐这么多强者本身就不容易,而他们一个个都心性高傲,脾气各异,乃至桀骜不驯。

  尤其是,陆川本身心思缜密,若在这档口提出什么问题,引得其余人针锋相对,怕是整个队伍都不好带了。

  好在,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

  “诸位道友!”

  乌若兰在一瞬间想了很多,面上却不动声色,环视众人道,“我们此行的目标,便是在万仙谷最深处的禁地之中。

  这里,每隔百年,便会由虫族三大皇族轮番执掌,其内防御极为严密,最少也会有一尊堪比洞天大能的天阶强者坐镇。

  而这一次,妖族入侵在即,为防止出现错乱,所以在万仙盛会之后,金瞳蜂一族,并未就万仙谷布防之事做出交替。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直接就认定,只有一尊天阶强者在此。

  所以,必然要小心防备,可能存在的第二尊天阶强者。”

  “乌仙子!”

  就在此时,一名看不清面容的高大男子道,“如果我没记错,金瞳蜂一族之后,布防万仙谷的应该是龙蝎一族。

  这样的话,我们是否要针对龙蝎一族的天赋神通,做出布局?”

  “道友所言极是!”

  乌若兰点点头,口中却道,“虽然这是惯例,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所以,针对三大皇族,都不能有所疏漏。”

  “如此,在下便放心了!”

  那男子抱臂而立,没有再多言。

  其余人见状,也是提出了各种问题,无一不是针对细节上的种种。

  乌若兰明显早有准备,却也没有丝毫不耐烦,甚至与众人分析这些细节,然后加以查漏补缺,并最终达成了统一的意向,直至再无人提出问题。

  “道友可有何异议?”

  乌若兰最后问道。

  陆川沉默少倾,淡淡道:“成功之后,如何撤退?”

  众人眸光蓦然一闪,齐齐看向乌若兰,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而对陆川有所小觑。

  虽然说,善用兵者先虑败,乃是常识,可若不考虑后路,怕是也会出大问题。

  最重要的是,若乌若兰连这点都没有考虑,即便双方早有联系,而且是乌若兰牵头,怕也会引人猜忌。

  “这点请诸位道友放心!”

  乌若兰好似早有准备,玉手一翻,取出了一叠金银双色,隐有神异符文,似叶片,又像是符纸般的宝物道,“此宝乃是巽风宝符,只要催动,便可瞬间千里,足以让我们脱离险境。

  若诸位离开万仙谷之后,可以去阚峰山集合,无论是否有追兵,我们也可一起抵挡。”

  “如此,最好不过!”

  众人一一接过宝符,至于最后一句话,却既有默契般,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如果真的离开了万仙谷,怕是谁也不会去什么阚峰山,而是等乌若兰将宝物分配好后,直接送往各自的老巢,亦或指定地点。

  这样,才是最安全的方法。

  如此做法,一来可以避免另起内讧,以防有人贪心不足,无端惹出实非,其次便是,历经一场大战之下,谁也不想再冒险,哪怕他们还有余力。

  但众人都是心思聪敏之辈,对于这其中的种种龌龊,无不是心知肚明,自然不需要说出来。

  “好!”

  陆川也没有异议,如此正合心意。

  至于成功夺取的宝物,会由谁来保管,更没有多问半句。

  显而易见,既然是乌若兰作为发起人,自然是要由她来保管了。

  最重要的是,在场无论是谁,都互不相识,也只有乌若兰才清楚知道每一名参与者的身份底细。

  如此,也能最大限度的保证所有参与者的安全,众人更是不会有意见。

  “事不宜迟,我们也该动身了!”

  乌若兰见状,满意的点点头,旋即手中光华一闪,示意众人稍安勿躁,便即等待起来。

  众人也没有什么心思多做交流,各自寻了一个交流,或闭目养神,或静望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乌若兰更没有没事找事,跟陆川交流什么。

  在这里,她是发起人,自然要一碗水端平,至少表面上要如此。

  若跟陆川有事没事便交流起来,置他人于何地?

  一个不好,让其余人以为,乌若兰最为重视陆川,觉得受到轻视,亦或者与陆川交情最好,两者间未必没有其它交易。

  这并非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人之常情。

  人心难测,莫过于此!

  所幸,乌若兰聪敏过人,早已想过种种影响此行计划的问题,在最大限度上,避免了会引发隔阂的大部分问题。

  但即便如此,真就能够做到万无一失吗?

  乌若兰很清楚,任何事情都无法做到十全十美,只能尽力去完事,其余只能看老天爷是否赏脸了。

  陆川不知道乌若兰心中所想如此复杂,却也同样在考虑着,此行任务中,可能出现的变数。

  事实上,在来之前,便已经推演了多次,甚至在脑海中过了不止一遍。

  但凡出现任何变故,都会第一时间,按照心中所想行动,即便那变故出乎意料,也不会对他有太大影响。

  就这样,并未等待太久,仅仅半刻钟左右,所有人齐刷刷起身,凝目看向北方天际。

  那里,赫然有一艘古拙楼船,正以极快的速度向此间飞来。

  “诸位道友切记,现在的你们,乃是金瞳蜂一族守卫的身份,若无必要,尽量不要开口,一切有我来负责!”

  乌若兰叮嘱一声,待众人准备好,已是率先冲天而起,带领众人飞向了那渐渐减速的楼船。